400万元整容女PK知乎女神一开始你们就都输了

发布日期:2019-10-07 00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话节目《不可说》第一期,天然美女剑桥学霸王诺诺和整形美女吴晓辰,展开了一场内在美和外在美的较量,引起了大家对于美的新一轮讨论。

  小时候的她是个大大咧咧的体育生,后来进了艺校,身边有太多美丽的女孩子,才发现自己需要提升的地方太多了。

  后来,吴晓辰越来越为自己的形象感到自卑,恰好妈妈也是个孜孜不倦追求美丽的前卫女性,于是不甘平凡的她踏上了整容之路,并确定“

  王诺诺却并不认同:“其实有一些非常平凡的女生,比如说公交车上、地铁上遇到的那些长相很平凡,一脸雀斑的女生,依然平凡而幸福地过完了一生。”

  这个问题很难有唯一的正确答案,就像今天的两位女主角,她们更像是内在美和外在美的两个极端,可生活中,更多女孩需要面对的是游离、徘徊在两者之间的尴尬状态。

  内在美当然是我们上下求索的精髓,我们每个人从小都被教育,多读书、多学习、身体和心灵总要有一个在路上,要做个温良恭俭让的公民,要做个对社会、对家庭有用的五好青年。

  可有点残酷的是,外在美成了更直观、更快速的判断标准。人们都说不要戴着“有色眼镜”去看人,可是当每个人都戴上了”有色眼镜”的时候,这件事也就变得稀松平常了。

  不能说这是坏事,佛学说相由心生,浅意就是人的仪容外表总受心灵思想因素的影响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  一个人对于自己外表的重视,侧面反映出她(他)对于他人的尊重。端正、得体是基本,而美貌则是更高的要求了。

  没人不喜欢姣好的面容,只是总有人说注重外表等于肤浅,弄得大多数人不愿意承认罢了。

  我的妈妈真的挺不好看的。她自己做生意,完全没有沾上相貌0.1的光,但是后来能赢得尊重和地位也好,或者说是有自己的一个作品、一个企业也好,跟我爸爸的婚姻也挺幸福的,我觉得这也是女人可能的一种方向。”

  “我平时业余会写科幻小说,然后会很无耻的去翻贴吧上的评论,大家都说现在不就是美女写这种(小说),我就会很生气。然后后来我写的故事里都不会出现女主角,或者说不出现感情线。”

  “我不希望大家把我的努力,或者说我的一些东西,被这个事情给掩盖过去了。我会觉得很生气。

  到底是美貌加速了成功,还是凭双手努力不靠脸?无解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漂亮总不是一件错事。

  王诺诺问了吴晓辰一个问题:现在的科技已经很发达了,别人也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向你的美貌无限靠拢,你会觉得被取代吗?

  吴晓辰对美的追求从来都很“明目张胆”,选秀、模特大赛、时尚走秀,她经常出现在各种与“美”有关的场合,2006年还获得了第六届中国职业模特选拔大赛的亚军。

  如果说自拍是关于自我和本我一厢情愿的终极臆想,那十个别人的镜头就是十面角度相异的镜子,镜子里十个不同的你在哭在笑在胡说八道,脑子里心底里犄角旮旯里的念头对你自己来说,就是一览无余了。

  你走到十面镜子跟前,踯躅再三,打量再三,拨开云雾见未来,选出一个最美好的你。

  比赛的“比”不是把别人比下去,它更加类似于天涯若比邻的“比”,和一群女孩儿比肩依靠,扶持成长,这想想就觉得美好。

  说是体验生活也好,爱美也罢,即便是没有吴晓晨那样对美的极致追求,王诺诺还是希望自己能被美丽肯定。

  王诺诺说了一段往事:“我曾经遇到一个人,他对我说,你要记住一点,你的长相其实是可以的,但不足以能够让你靠长相吃饭,那你就干脆忘了这件事,你还有别的饭可以吃啊。”

  毕竟对于学霸的颜值,普世价值观还是比较宽容的,王诺诺这步曲线救国,也算是大获成功。

  吴晓辰:我发现你是很纠结的,会随着别人的想法走。但是我是不会的,我自己认定的事情就会坚持到底,很多人都给我说,你不要再整了,你的脸已经很完美了,但是我还是知道自己哪里有缺陷,还是要更美,任何人都不会去阻挡我做这件事情。

  如果过了一百年,别人回忆起来,他们不会觉得曾经有一个美女,而是一个曾经被自己内心的强迫和焦虑弄到崩溃的人,把自己做了N次手术的人。如何免费下载我图网编号为1132947的PPT模板

  人要活在当下,自己开心,潇潇洒洒的过完了一生,不要考虑一百年以后的事情,那时候你已经不在了。

  吴晓辰对于“美”的野心直接而干脆,不断地整容就是她靠近美的途径,她说这是一种“及时行乐”。人生短暂,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  一方面,她接受着外表带给她的镀金。学霸美女、选美比赛的名词、包括在节目录制前想要换到显脸小的机位,她无法回避、也不自觉地接受了舆论、社会、身边人对她的“表扬”,甚至可以说是乐在其中。

  比起外貌,王诺诺说自己更在乎的是作品有没有被大家熟知,小说有没有被更多的人看到,剧情会不会改编成剧本,流传下去。

  如果我们一味地追求美,是不是代表我们向这个世界低头了?难道我要讨好男人吗?难道说我不是在悦己,而是在悦人。”

  但情况依然是,女人打扮的越漂亮,她就越受到尊重;她越是需要工作,绝佳的外貌对她就越是有利;姣好面容是一种武器,一面旗帜,一种防御,一封推荐信。

  让人欣赏的是,吴晓辰从头到尾坦然的态度,不管是大方承认自己的整容经历,还是袒露自己不懈追求外在美的热情,她坦然地表达着自己的一切。

  而正好相反的是,王诺诺时而疑惑,时而害羞,用略显夸张的面部表情表达着自己的情绪,而那种情绪中不乏轻蔑的意味。

  王诺诺作为一个普通女孩,相貌已经算是中上水平了,再加上高智商、高学历、优渥的家庭这些标签,说是人生赢家也未尝不可。

  她大可鄙夷那些颜值至上的女孩子,但是“饱汉不知饿汉饥”的道理,恐怕也是她没法体会的。

  手术刀为吴晓辰雕刻出的精致五官是她事业的加成,王诺诺天生的清纯可爱面庞也是她才华的加成。

  她们每个人都在向着自己选定的价值观靠近,这本来就是个值得肯定的事情。可是为什么,还要坐下来讨论这种可以被任何人以“关你X事”、“关我X事”结束的话题。

  如果未来有一天,女性们再也不用为这样的话题展开讨论,才是这场讨论的真正意义所在。